我有一把刀,出鞘即斩妖

我有一把刀,出鞘即斩妖

第十戒东方玄幻 小说,已连载571章

作品简介:

加点流,横推流,狠人流,升级流,爽文流,儒道流,文抄公流,杀伐果断流。
  说了这么多,还是先介绍一下我自己,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……
  绝世狠人,无尽杀神,人屠疯批,诡异屠夫,边荒斩妖人,大夏镇魔使,禁地清道夫,诸仙埋葬者,众神收尸人,唯一不灭大武神,儒道最强大圣人,万族共尊大至尊,诸天轮回大主宰……
  什么?
  名号太多记住不?
  嗯……
  好吧,我叫季晨,字北归,来自地球

我有一把刀,出鞘即斩妖 精彩片段:


  有时候,一句话,能够让人醍醐灌顶。
  有时候,一把刀,能够囊括整个天下。
  “季儿,为父大限已至,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了。”
  “其实我不是你爹,你是我从河边捡来的。”
  “你没听错,我骗了你十八年。”
  “你爹我本是镇妖司的一个小旗官,当初接到一个镇妖的任务,由于我怕死,趁着出任务的机会就溜了,逃了这個边荒小村,然后在一个河边捡到了伱。”
  “你爹我这辈子没有对不起谁。”
  “如果你想入仕的话,可以去帝都尚书府找一个叫纳兰依的女子。”
  “你别想吃屁,那是老子我的未婚妻,估计已经嫁人了,你见到她,代我跟她说声对不起。”
  “她脾气不好,如果要揍你,你担待点儿。”
  “如果你只想平凡一生,祠堂地窖里有千两银子,是我这些年攒下来的,省着点,这辈子够花了。”
  “既落江湖中,便是薄命人,不用为我报仇,今后的路,你要自己走了。”
  ……
  季晨靠在墙壁上,单手握刀,脑海中回想着便宜老爹临终前的遗言。
  他长在枫林镇外的季家村。
  在西北这一片苦寒之地,若轮贫穷,枫林镇若说第二,那就没有什么地方敢数第一了。
  对于枫林镇的青壮而言,稍微有点志气的,都出去讨生活了,很少愿意留在苦寒之地刨食。
  季晨是个另类,他那便宜的老爹更是。
 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地方,还得从那个月黑风高夜说起。
  那一夜,他眼睛一闭,一睁,一辈子就过去了。
  这一世家境还算优渥,便宜老爹打算让他从文。
  他也还算争气,先是通过了乡试,府试,成为了童生,后又通过科试,岁试,成为秀才。
  为啥要考秀才,夏皇立国,开始重文,秀才有许多豁免权。
  作为浪潮中的一员,他没有远大理想,也没有以残躯之志立丰功伟业的抱负。无意厮混江湖,也不想参与朝堂纷争。
  他只想混个秀才名分,然后躺平一生。置上几份田产,纳上两房小妾,左拥右抱,淫乐……
  哦不,享乐一生。
  不出意外,但偏偏就出了意外。
  沉寂了十年的荒原雪族进犯边荒,整个季家村被屠杀殆尽。
  季晨在便宜老爹的拼死保护下,逃了出来。
  雪族,人类和雪妖的结合物,被摒弃在荒原上挣扎求存,偶尔以人类为食物。但大多数不敢进犯人类。
  毕竟十年前被徐将军带兵剿过一次,差点灭族。
  雪族退走后,一些生活在边荒的山匪趁机洗劫了村子,原本侥幸存活下来的一些村民们也被山匪杀尽。
  此刻祠堂里正在生火做饭,看样子这群山匪是打算在这里过夜。
  即便是他们也不敢在夜晚行路,谁知道会不会遇到妖物,或者残存的雪族。
  月黑风高,寒风凛冽,伸手不见五指。
  这种天气,最适合杀人。
  来此世间,既然不能躺平一生,那就拿起刀,杀出一片能让我躺平的清净之地,既然不让我平庸,那我就一路高歌,生当活的精彩,死亦死的其所,日后我若回首,世间必然有一片清净之地。
  季晨紧握单刀,目光停留在视网膜上,盯着上面的属性信息。
  寿命:75
  实力:不堪一击
  刀法:披挂刀法-入门
  杀伐:8
  声望:10
  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基本属性,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,也是他敢杀回来的倚仗。
  每杀一个人,他都能获得一些杀伐点,杀伐点可用于提升功法。
  简单来说就是,杀人斩妖→爆杀伐点→提升功法→变强
  就是这么粗暴,就是这么简单。
  作为一个穿越者,怎能没有挂,可以不用,但不能没有。
  有挂不用,和手中无挂是两回事。
  否则你以为他那秀才是如何考上的,凭他前世被三十三两白银福报一生的九九六。
  嗬……吐……!
  季晨紧了紧有些发僵的手,握紧单刀,即便冻的瑟瑟发抖,也没有退缩过。
  便宜老爹说得对,既落江湖中,便是薄命人!
  这话季晨赞同,但他觉得应该改一个字。
  既落江湖中,便是搏命人。
  天寒地冻,夜晚的边荒更冷,不灭掉这几个山贼,很有可能冻死在外面的就是他。
  刀未配妥,出门已是江湖。
  命运不会给准备的机会,所以季晨没得选择,只能搏命。
  祠堂粗狂的欢笑声,以及对话声清晰传到他耳中,与沉默在寒风中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  他不敢发出一丝响动。
  最恐怖的那几个山贼头目已经被他便宜老爹给拼掉了。
  但即便是剩下的几个小匪寇也不是他能对付的。
  他这一手披挂刀法还是为了应付科式和岁式才学的。
  君子六艺,科式和岁式是要考骑射的。
  相对于难学的剑,他选择了刀。
  简单,粗暴,易学。
  所以他目前的战力也就和一个普通匪寇差不多,最多身体素质比他们强一些,毕竟匪寇朝不保夕,他至少从小就能吃饱穿暖,甚至隔三差五的还能喝顿虎骨汤。
  忽然,季晨听到了有脚步声响起,是朝着外面走来的。
  他屏住呼吸,双手死死握住单刀,背靠墙
更多好看的东方玄幻小说